凉茶店的凉茶

hoi!请点开这里!
那么,这里凉茶,一个喜欢画画画不好,喜欢写文写的渣的咸鱼
如果您关注了,我会倍感荣幸的
已经诈尸
现在脱离瓶颈期,处于不称职段子手阶段,如果您想看我更文,请多催催我,如果您想看我画画……您认真的嘛?
混圈很杂,产粮也很随缘,基本就是喜欢的就产,尤其刚入的圈
如果这上面这些您都原谅并且接受的话……
妈耶那您简直天使!
想扩列的话……
【1270229804】
主动技能为反复爆炸,特效是烟花
被动技能为反复拖更,特效是血花
我知道我是蹭热度涨粉的……都是来暗算我的……

【喻黄】独属

私设+ooc+文笔渣+省略号=这篇文
叶喻黄大三角赛高!

叶修和黄少天是一对情侣,这事关注荣耀职业圈的人都知道
喻文州喜欢黄少天,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
某天,蓝雨俱乐部内,某只话痨又兴冲冲跑过来找自家队长
“队长队长给我放个假好不好好不好?等等队长你先别回答我知道你会同意的所以队长好不好?”
是的,喻文州每次都会答应……
“请假……?又是因为叶修……?我到底……哪里比不上他……?”这种话,喻文州也只敢在心里想想
伟大的剑圣当然不知道搭档对自己异样的感情,也不会注意,每次他跑出去时,身后人那不甘的神色,然后他又进入长久的沉思
……
“刺啦——嘭……”(原谅我真的不知道声音要怎么写)外面传来巨大的响声
喻文州猛然往外头冲去,不带一点犹豫,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想法,但他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:“不会的,少天不会出事的……”
到门口了……
喻文州的思想在看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的一刹那就已经停止了,他湛蓝的眼眸中只定格着一大片刺眼的红,以及,满身是血,奄奄一息的黄少天……
“少天……”
他感到双腿一软,重重地跪在了地上,然后两眼一黑……
……
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这么来到医院的,只知道当他回神时,眼前不再是那一地血红,而是紧闭着的急救室大门
身边,是他熟悉的队员,队员们见他木讷的看着周围,都纷纷涌上来安慰着他,可喻文州此时完全听不进去,他只是疯狂的想着一件事:叶修,不在这里!
叶修,叶修怎么可能在这里?可喻文州从没这么疯狂的希望着叶修在这里
“如果他在,少天是不是……就不会出事了”
无用的心理安慰
在这里的每一秒喻文州都如坐针毡,恍惚间,急救室的门,开了……
喻文州的反应不可思议的快,他赶忙上前问道:“医生,少天他……怎么样?”
“幸好抢救及时,病人已脱离生命危险,但却依旧昏迷不醒,我们担心……唉,算了,你们可以去看病人了”
喻文州听到黄少天没有生命危险,便跌跌撞撞的朝急救室走去
“滴—滴—滴……”心率监测仪刺耳的声音回响在安静的病房里,但喻文州无暇顾及这些,他只关注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儿
黄少天脸色苍白,往日说个不停的嘴巴现在被呼吸机隔绝,往日明亮的眼睛现在也是紧闭着,没有一点活动的迹象……
但黄少天这模样,在喻文州的眼中,可就大有不同了,他慢慢上前,轻柔地抚摸着病床上人儿额前的碎发,痴痴的笑了
“少天你……终于肯乖乖的了呢……不会跑了,不会了……”
喻文州魔怔了一般……
黄少天昏迷不醒的时候,都是喻文州在照顾他,守护着他,像昔日的剑与诅咒一般,不过,这次是术士在守护剑圣呢
这种日子不知道持续多久……有一天,喻文州照例来到医院,把黄少天病房里的一切都打理好后,又像平常一样,凑在黄少天的耳边诉说着饱含着感情的言语,但不一样的是,这次,黄少天回应了……
纵然是一句细声细语的轻哼,也足够喻文州惊喜和惊讶的了,他连忙叫来医生……
(真不知道该怎么编医生的话了,过掉)
“少天,可以出院了?”
喻文州只记住了这句话
然后,他看着黄少天,深沉的笑了……
把黄少天接回到自己家这件事,喻文州没跟任何人说……
“少天,还记得我吗?”喻文州温柔的问着
“你……是……我,我不知道”是的,黄少天,失忆了……
对于这件事,喻文州是更开心,虽然少天忘记了自己,那也说明……他忘记了叶修,没了叶修这块绊脚石,最好……忘记了自己没关系,喻文州这么想着,让他重新认识自己就好了
然后……他天天教懵懂似初生婴孩的黄少天必要的知识…一天又一天……
纸,是包不住火的,叶修,还是找上门来了……
那天下午,喻文州刚哄黄少天入睡后,门口的门铃便急急的响个不停
走过去,开门——是叶修
“叶队长,有什么事吗?”喻文州挂着标志性笑容,询问着眼前狼狈的人
叶修的样子十分狼狈,头发微微凌乱,脸上胡渣也未剃干净,原本不过二十多岁,却活像个三十多岁的人
看到喻文州的微笑,他心中的怒火并未有所平息,直接大跨步上前,揪住了喻文州的衣领
“说!少天是不是你带走的?!”
“叶队长这是什么话?我,为什么要带走,少天呢?”喻文州的笑容并未下滑,倒是添了几分冷意,语气也变得更加森然
“少天不是你带走的,那还……”叶修话还未说完,就被打断了
“首先,叶队长你得先说说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带走了少天,其次,揪着人家衣领跟人家说话,并不礼貌,所以……请把你的手拿开!”喻文州冷道,语罢,拍开了叶修的手
叶修一言不发,是的,他没有什么证据
“看来叶队长是没有证据呢,那么还请好好找找线索再到人家家里发疯吧,恕不奉陪了!”
说完,喻文州重重地关上了门……
然后,他慢慢挪步到黄少天睡得房间,静静的观赏着他的睡颜,小声的说
“少天,你是,独属与我的,永远……”
然后,喻文州轻轻吻了吻黄少天的嘴角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2 )
 

© 凉茶店的凉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